《双渡》双渡酒 H 双渡强受

《双渡》双渡酒 H 双渡强受 连载中

双渡

时间:2020-09-07 12:03:50 分类:现代言情 来源:阅文集团 作者:好心态茜茜 主角:张涛,王延

经典创作《双渡》全文在线阅读,作者好心态茜茜,天选人物张涛,王延,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精彩章节节选:余红菱外出工作的时候,认识了同行张涛。张涛身材修长、五官端正,是个标准的美男子。他主动走到余红菱身边,同她攀谈起来,两人你一言我一语,话越来越多。很快,张涛就被余红菱清纯的外貌和甜美的声音吸引住了。余

精彩章节试读:

余红菱外出工作的时候,认识了同行张涛。张涛身材修长、五官端正,是个标准的美男子。他主动走到余红菱身边,同她攀谈起来,两人你一言我一语,话越来越多。很快,张涛就被余红菱清纯的外貌和甜美的声音吸引住了。余红菱得知张涛住在距离海棠小区不远的紫竹苑,顿时拉近了距离。忙完工作,已经是下午五点钟,两人一同来到汽车站。

张涛从兜里摸出钱,对售票员说:

“我买两张到王延的车票。”

“不,我的车票我自己买。”余红菱说着,急忙摸出钞票。

“不客气,买张车票有什么关系?”

“有句话说,‘无功不受禄。’为什么要给我买车票?”余红菱把钱递给张涛,一本正经地说,“如果你再不收钱,那我就重新买一张车票。”

“好吧,我把钱收下了。”张涛抬头看了看车站内的时钟,“还有一会儿才发车,我出去买点东西。”

不多时,张涛拎着一袋东西回来。

“马上就要检票了,女士优先,你走前面。”

一上车,张涛就让余红菱坐在靠窗的位子上。随即,他坐在她身旁,拿出塑料袋里的炒花生和矿泉水,笑眯眯地递给她。余红菱感到口渴得快要冒烟,接过一瓶矿泉水,当即拧开瓶盖,“咕咚咕咚”喝了个痛快。

“没想到你刚才是去买零食,”余红菱侧转脸看着张涛,“中午没吃饭吗?”

“唉——这边的快餐味道特别难吃,我吃不下去。”

“你也吃不惯这里的快餐!你是哪里人?”

“我是广西人,到江州快三年了,可还是不大习惯。一个人在外面跑业务,买点东西凑合着吃,只要感觉不太饿就行,回到家自己做饭吃。你呢?”

“我也是自己做饭吃。”

“……”

傍晚时分,汽车驶入王延车站。

下车后,两人并肩走了一段路。临别时,张涛想要陪余红菱再走一程,一直把她送到家。

她想:他这是为了方便再次和我相见,想知道我住哪栋哪单元。谁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,万一他不安好心……算了算了,具体住址不能让他知道。

“不用了,”她想了想说,“你快回去吧!”

“那么,我怎么能找到你呢?”他问,“有名片吗?”

余红菱摸出一张名片,递给张涛。他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,恋恋不舍地望着她,用力地挥挥手,转身消失在苍茫的暮色中。

第二天,余红菱不打算外出,计划一整天待在家读书。哥哥有事,不回家吃午饭。她做了一碗蛋炒饭吃了,然后坐在桌边,聚精会神地读书。不一会儿,“叮铃铃——”电话铃响了。她放下书,走进隔壁房间,抓起话筒。

“你好!哪位?”

“我是——你猜猜看!”

余红菱眉头一皱,显得很不耐烦。

“如果不说姓名,那我就挂电话了。”

“真是贵人多忘事。昨天,我们一起坐车回——”

“哦,原来是你!没想到你这么快就给我打电话来了,什么事情?”

“我就是想打电话问一下,你今天有没有时间去逛公园?”

余红菱想到自己正准备参加十月的考试,压根儿就没心思出去玩。

“我不想去逛什么公园。”

张涛放下电话,想着余红菱说过的话,脑子里不停地琢磨:她为什么不肯出来见我?是真的很忙,还是有意要躲着我呢?我给她留下的印象应该不会差,她好像也乐意跟我说话……可是,我提出送她回家,她为什么拒绝我呢?她不想让我知道她的住址。也许,她怕我是个坏人。也许,她已经有了意中人。种种迹象表明:这个女孩,不是那种轻易让人接近的人。

我独自生活在远离家乡的江州,忙完工作以后,感觉好孤独、好寂寞,多想找个知心朋友说说心里话。然而,在我的社交圈中,居然没有一个志同道合的人。我年龄也不小了,确确实实是需要一个女人,一个秀外慧中的年轻姑娘,而余红菱就是我理想中的那个人。并且,父母总是催婚……

昨日一别,余红菱很快就把张涛给忘了。直到他打电话约她出去,她才又想起了他——她认为:她和张涛只有一面之交,是普普通通的朋友。但是,他不这么认为——他为什么打电话过来?因为他忘不了她。凭直觉,她认为张涛是个不错的小伙子。他打过来的电话,宛若一块小小的石头,“咕咚”一声落进她平静的心湖里,激起层层涟漪……然而,她既要读书又要工作,还要做家务,哪有时间跟他约会?

“现在不去想那么多。”她自言自语,并将注意力迅速转移。

没过两天,余红菱又接到张涛打来的电话。

“我在海棠小区楼下,你能不能出来一趟?耽搁不了多长时间,就一会儿。”

“等一下,大概十分钟后见面。”

余红菱走进卫生间,照照镜子,梳梳头发,快速跑下楼。张涛背对着红红的夕阳,手里拿着一束紫色的“勿忘我”(鲜花),笑盈盈地望着迎面走来的余红菱。他把鲜花送给她,抓住她的胳膊,用浑厚的男低音说:

“我们交个朋友吧!第一次见到你后,我脑子里全是你的影子,我想……我是……爱上你了。做我的女朋友,好吗?”

余红菱听张涛这么一说,顿时感到语塞。

他微微一笑,提议说:

“我们去散散步,你看行吗?”

余红菱转动着机灵的大眼睛,心想:大厅广众之下,散散步,应该没问题。我远在他乡,就哥哥一个亲人,哥哥外出的时候,有个人关心我,不也是件好事吗?张涛人长得帅气,又有文化,为什么不答应呢?

接下来,他们俩围绕着海棠小区,慢慢地走了一圈。

“你还没有回答——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?我来江州将近三年,也没有遇到一个中意的人。自从认识你以后,我就……失眠了。”

余红菱听张涛这么一说,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。

“我还没想好,我们之间了解不多,先交往一段时间再说吧!”

“也好,让我抱抱!”张涛说着,张开双臂紧紧地抱住余红菱,“亲爱的,亲亲我!”

余红菱垫起脚跟,蜻蜓点水似的吻了一下张涛的脸,闻到他身上浓郁的男人味,不由得怦然心动。

张涛含情脉脉地看着余红菱,轻声说:

“我先送你回家。”

张涛独自站在路灯下,默默地望着余红菱远去的背影,心里有太多的不舍。

余红菱回到家中,把那束鲜花插在瓶子里养着。

这时,大门开了。哥哥走进屋,身后还跟着一个身材微胖,年轻英俊、拖着一个枣红色行李箱的陌生男子。

“君君,快请坐!”余建华和颜悦色地说,“妹妹,他是郑光银的表弟,四川XX公司新来的业务员沈奕君。你们互相做个自我介绍,大家都是老乡,进了门就是一家人。”

“你好!我叫余红菱。”

“很高兴认识你们,谢谢!”

“君君,走,我们去铺床!”说罢,余建华带着沈奕君,朝走廊尽头那间卧室走去。

从星期一到星期五,余红菱全身心投入工作,拜访完客户,打算休息两天。人一闲下来,就会感到空虚无聊。自从和张涛认识以后,他们俩见面越来越频繁。在张涛坚持不懈的追求下,两个人的感情迅速升温。

夏日午后,太阳火辣辣地炙烤着大地。没有一丝风,路上行人屈指可数,屋子里热得像蒸笼一样。余红菱拨通了张涛的电话。张涛接到电话,又惊又喜,约定在楼下见面。

余红菱换了一条水粉色的桑蚕丝连衣裙,穿上新买的坡跟凉鞋,嘴里哼着小曲儿,正打算出门。不料,沈奕君回来了。

“余红菱,你要去哪里?”

“问这干嘛呢?”余红菱瞥了一眼沈奕君,冷冷地说,“我有事,晚点回家。”

沈奕君傻愣愣地站在客厅里,听见大门“砰”的一声关上了,余红菱匆匆下楼的脚步声渐渐远去。张涛早已站在浓密的树荫下,上穿一件米色的体恤衫,下穿黑色牛仔裤,鼻梁上戴着太阳镜。看着迎面走来的余红菱,咧嘴笑了,伸出一条胳膊,搭在余红菱窄窄的肩膀上。

“亲爱的,我只想和你在一起。”

余红菱微微一笑,问:

“我们去哪儿?”

“这么热的天,还能去哪儿?当然是去凉快的地方了。”

“我们去书店——书店里有空调,凉快。”

张涛的脸像雷雨前的天空一样,黑了下来,气呼呼地嚷道:

“书店书店,又是书店!你忙着读书,忙着工作。心里到底有没有我?我爱你,深深地爱着你。为了见你,我忍受够了煎熬……白天想的是你,夜晚梦见的还是你。你为什么不想想我的感受?”

余红菱眉头一皱,撅起小嘴。

“除了我,你不是还有事业吗?谁让你天天想着我了?呃,你就不能……”

张涛摘下太阳镜,用手揉揉眼睛。

“怎么,你生气了?亲爱的,我爱你,几乎到了疯狂的地步。实在没法控制自己的情绪,才跟你说了这番话。我只想和你在一起,直到永远……我给老家的父母说过我们俩的事。他们很高兴,还问我什么时候把你带回去看看。”

余红菱不能释怀,依然皱着眉头。

“有什么好看的?为什么我一提到‘读书’两个字,你就跟我翻脸?你说不去书店,我偏要去。好吧,你若是不能接受,那我们就——各走各的路!”

张涛听余红菱这么一说,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。沉默一阵,张涛重又戴上太阳镜。

“好好好,听你的,我们去书店。”

安静的书店里,空调温度开得很低。虽然里面的人多,但是真正在看书的,其实并没有几个。张涛拿起一本书,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:一会儿低头翻翻书,一会儿抬眼看看余红菱。

没过多久,余红菱感到凉嗖嗖的。于是就放下手中的书,把脸转向张涛。

“屋里冷,我们出去吧。”

他拉住她的手,眼里充满柔情。

“可是,外面又太热。去我家坐一会儿,可不可以?”

他们俩走出书店,站在阳光炽热的人行道上,聊了几分钟。

“你一个人住吗?”她问。

“不,我和一个朋友合租,他跟我们一样,也是做业务的。”

两人坐上一辆人力三轮车,来到张涛租住的紫竹苑。小区里面绿树成荫,栀子花开得正丰盛。余红菱低下头,凑近一朵初开的栀子花,闭上双眼,深深地吸了口气。

“哦,好香!”

余红菱从小就特别喜欢赏花,一闻到花香就感到心旷神怡。眨眼间,所有的烦恼和忧愁都烟消云散。她在花丛中停留了片刻,跟着他来到二楼的出租房。

张涛租住的房子比较新,有一室一厅,做过简单装潢。客厅不大,里面放着一组松木沙发,一张折叠式方桌,几张蓝色塑料凳子。卧室里,摆放着两张单人床。过道中间的长条桌上,摆着一台旧电视机。看上去,跟宾馆里的标准间差不多。

张涛泡了一杯热茶,放在餐桌上。

余红菱抬头向四周望了望。

“张涛,怎么没有看见你的室友呢?”

“他出去了。”

张涛按下电风扇开关,风扇飞快地转动起来,发出轻微的“嗡嗡”声响,房间里凉爽宜人。接着,他转过身,一把将她搂在怀里,仔细地端详着她清秀的脸庞。她仰面望着他英俊的脸,感觉到他热烈的心跳,闻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男人味,情不自禁地闭上眼睛。他把火热的嘴唇贴在她的嘴唇上,轻轻地吮吸。继而,又将灵活的舌头伸入她的口中……

“出了一身汗,感觉黏糊糊的很不舒服。我去冲个凉,你休息一下。”说着,他脱了衣服,只穿一条黑色的平角裤,走进卫生间。

“哗啦啦”的流水声响过之后。

张涛把卫生间的门打开一条缝,探出半个脑袋。

“红菱——我忘了拿浴巾,快帮我拿一下!”

“浴巾在哪里?”

“挂在阳台上,白色的那一条。”

余红菱取下白色的浴巾,走到卫生间门口,递给探出头来的张涛。不料,张涛把门全打开,赤裸裸地站在余红菱面前。顿时,她羞得满脸通红,赶忙用两手遮住双眼。

张涛得意地笑了,拿浴巾擦着身子。

“亲爱的,别害羞嘛!你长这么大了,还没有见过男人的身体?”

她一声不吭,低着头,两手抚弄着长长的黑发。

他大笑一声,用浴巾裹住下半身,走到她身旁,伸出手,托起她方圆的下巴。

“亲爱的,我爱你!哦,你身上的女人味好浓好浓……自从和你相识以来,我就期盼着……期盼着……你能做我的妻子,愿意嫁给我吗?”

她的心情激动不已,简直不敢相信幸福来得这么快。

“我……我……愿意。”

“那么,”他问,“你喜欢孩子吗?”

“不是喜欢,而是——非常喜欢。”

他看着她,眼里燃起欲火。

“我们生一个吧……只要你愿意,我想让你早点做妈妈。到时候,我们带着孩子回去见我的爸爸妈妈,给他们一个天大的惊喜。”

她摇摇头,大眼睛里露出惊慌的神色。

“不,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,并且……”

“并且什么?是办结婚手续吗?”他继续问。

他轻轻拧了一下她光滑细嫩的脸蛋,故意装作生气的样子。

“唉呀!现在都什么年代了,你的思想怎么那么保守呢?”

她眉头一皱,一脸不快的样子。

“不是我思想保守,而是——原则问题。”

“好好好,我尊重你的意见。只要你不愿意,我绝不勉强——说到做到,绝不食言。”说着,他低下头,亲吻她的脸,“亲爱的,你是个冰清玉洁的好女孩。遇上你,是我前世修来的福,我一定会好好珍惜。”

接着,他将她凌空抱起,走进卧室,随手关上房门。

“你已经二十多岁了,为什么不看看男人,不,是你的未婚夫长什么样?”他一边说着,一面抓住她的手,并往他身上贴紧,“亲爱的,今天我是你的男朋友,明天我就成了你的丈夫。对于我的身子,难道你就——不想了解一下吗?我认为:结婚之前,彼此都有必要检查检查!对不对?”

“没错。”她满脸通红,细声细气地回答,“听说‘婚前检查’是必须的……”

他取下浴巾,往床上一丢,浑身赤裸地站在她面前。她闭上双眼,他又一次深深地吻她。她感到心跳加快、热血沸腾,整个身子软绵绵的。他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,把她抱得更紧……

过了一会儿,他突然停下来。

“我想看看我未来的妻子长什么样,你不会介意吧?”

她摇摇头,脸上露出难为情的神色。

“不,不行。为什么要看?我怕——”

“不会,我只想看看,也算是做个……做个‘婚前检查’吧,检查一下我未来的妻子,发育得是否正常,难道有什么不妥吗?”他想了想,接着说,“你不愿意让我看,是不是有什么问题……嘿嘿,该不会有生理缺陷吧?”

她什么也没说,只是摇摇头。

他轻轻撩起她的裙裾。她一动不动,呆若木鸡。他见她没有反抗,于是便大胆起来——他将她身上的连衣裙脱掉,解开肉色的内衣。紧接着,又把她的肉色平角裤往下一拉,格外留神地打量着。

“呵呵,你长得好匀称!只可惜,被一身朴素的外衣遮住了。若是穿上紧身旗袍,不知会迷倒多少人……”

“我最不喜欢穿紧身衣服了——有种被束缚的感觉,就跟把人捆绑起来一样。”她弯下腰,欲将拉起被他脱至膝盖处的平角裤,“好了,看够了没有?”

“没,没看够,永远也看不够。亲爱的,不要着急嘛!我要让你尝尝爱情的滋味,享受享受做女人的快乐。”

她用半信半疑的目光盯着他。

“嗨,你不是说过要尊重我的意见吗?我有自己的底线,你可千万别——”

他微微一笑,抱起她,往床上一放。

“亲爱的,我会努力克制自己的感情。你躺着,让我好好伺候你。放松,放松!你长这么大,肯定还没有哪个男人……只要你不同意,我绝不会乱来。”说完,他俯下身子。

她平生第一次尝到爱情的滋味,感觉比蜜还甜。

“反正我们快结婚啦,可不可以提前……”

“不行不行,等结婚以后!”她坚定地说。

“我……我等不及了,”他央求道,“我现在就想要你!”

他的心在剧烈地跳动,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,体内的欲火正在猛烈地燃烧。

“你不想要,就是不爱我。”

“不——不是我不爱你,而是……我正在努力克制自己……”

她想:如果我轻易答应他的要求,生米煮成了熟饭,哪还有主动权?虽然爱情能让人身心愉悦,但也不能超越底线……

“叮咚,叮咚——”门铃突然响了起来。

屋子里静悄悄的,没人回应。

“叮咚,叮咚——”门铃响个不停。

张涛提高嗓门,厌恶地问:

“谁?”

“是我,李志伟。我的钥匙不见了,快开门!”

“等一下!”

张涛急忙穿好衣服,心里不停地骂道:讨厌的家伙,坏我的好事。

余红菱从张涛家出来时,太阳快下山了。

“亲爱的,让我送你回去!”张涛含情脉脉地看着余红菱,说,“我们快要结婚了,我是不是应该同你的哥哥见见面?”

“如果我哥哥不同意这门亲事,怎么办?”余红菱想起哥哥曾经告诫她:妹妹,没经过我的允许,不准带任何人到家里做客!她站在家门前的一棵大榕树下,踟蹰不前,“张涛,改天再去我家做客,行不行?”

“不行不行。我对你越是了解,就越是爱得深。你就像磁铁一样,深深吸引着我……”他抓住她的一只手,举到胸前,“亲爱的,不能再拖延了,我是多么希望——我们俩能够早点住在一起!如果你哥哥不同意,我会想办法说服他。”

“那就跟我走吧!”

张涛跟在余红菱身后,有说有笑地走进家门。沈奕君系着一条白围腰,手里拿着一盘炝莲白。刚端上桌,突然看见余红菱带回来一个陌生男子,顿时傻了眼。

“这位是我哥哥的朋友,他叫沈奕君。”她彬彬有礼地介绍,“我的男朋友张涛。”

沈奕君阴沉着脸,什么也没说。

“沈奕君,你好!”张涛微笑着伸出右手,“很高兴认识你!”

沈奕君显得非常别扭。

“对不起!我手上有油……锅里煮着菜,我忙去了。”

张涛把伸出的右手缩回去,耸了耸肩。

沈奕君转身走进厨房,用带有敌意的目光狠狠地瞪了张涛一眼。

余红菱看见哥哥房间里的台灯亮着,他正坐在办公桌前写报告。

“二哥,我回来了。”余红菱愉快地说,“我是我的男朋友,带回来和你见见面!”

余建华回过头,睁大一双明亮的铜铃眼,把张涛上下打量了一番。接着,他放下手中的签字笔,站起身,走到卧室门口。

“哥,你好!我叫张涛,很高兴见到你。”张涛微笑着伸出右手,握住余建华的右手,“我是T公司的业务员。听说你的业务做得很不错,很想跟你学习学习!”

“你好!我们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……”余建华微微一笑,“想起来了,是在银行。”

“哦,好像是——我记得不太清楚。哥,你记性真好!”张涛说。

“来者是客,先坐下来,我们慢慢聊。”余建华走进饭厅,从餐桌下面拉出一把椅子,请张涛坐下,自己则坐在张涛对面的椅子上,“妹妹,给客人倒杯茶!”

这一次,余红菱没有使用一次性纸杯,而是拿自己专用的花瓷杯泡茶,端到张涛面前。余建华一看妹妹的举动,就知道她已经爱上了张涛(哥哥知道妹妹有洁癖,从不允许任何人动用她的杯子)。现在,她却主动把自己的杯子给她的男朋友喝水。可见,两个人的关系确实不一般。

张涛同余建华谈论市场,谈论公司,谈论产品……最后,张涛向余建华提出自己的来意。

“哥,我同你妹妹认识有一段时间了,感觉很有缘分……”张涛说着,脸红一阵白一阵,很紧张的样子,“我想娶红菱为妻,希望能得到你的许可!”

“哐当——”突然,厨房里传来尖锐的声音。

“啊呀!怎么啦?”余建华忙站起身,往厨房门走去,“君君,没事吧?”

“没事,一只碗打碎了。”沈奕君回答。

余红菱和张涛对望了一下,没有吭声。余建华心头掠过一丝不祥的预感,重又坐回原来的椅子上,瞄了妹妹一眼,又转眼看着张涛。

“婚姻大事不是儿戏,可不能开玩笑!”余建华严肃地说,“张涛,你想清楚了吗?也许,我妹妹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好。她不太合群,有洁癖,有完美主义倾向……只怕一般人跟她没法相处啊!”哥哥说罢,把脸转向身旁的妹妹。

“二哥,你怎么老是讲我坏话?”余红菱皱起眉头,问。

余建华低头不语,似乎在认真考虑这件事。

稍后,张涛打破沉默说:

“在我的心目中,没有比红菱更好的人了。哥,我会好好待她,放心吧!我喜欢她的优点,也喜欢她的缺点。我给老家的父母讲起过红菱,他们都很喜欢她,希望我带她回家——”

“请给我足够的时间考虑考虑……”余建华打断张涛的话,郑重其事地说,“过几天,再答复你——这件事事关重大,我得问问父母,看他们有没有意见。”

“好的,我等你着的消息。”张涛说着,站起身,打算离开。

“小张,吃了饭再走吧!”余建华说。

“不,我的室友已经做好饭了,下次吧。再见!”

“晚安!”

张涛走后,余建华轻轻关上防盗门,把妹妹叫到一边。

“你了解他吗?”

余红菱生气地瞪着哥哥。

“嗨,你说什么呢?我又不是白痴。”

“在社会上闯荡的人,头脑都不简单,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,什么话都说得出口。你千万不要头脑发热,轻易相信别人!姑娘一旦走错了路,就再也……”哥哥语重心长地说。

“我怎么不了解张涛?他是个好人,我想去他老家看看。”

余建华满脸忧愁地看着妹妹,说话的语气相当生硬。

“不行,我坚决不同意!妹妹,请你不要轻易答应人家提出的要求!社会很复杂,男人欺骗女人的招数多得很,你可千万别上当受骗啊!”

“喂——你不了解别人,请不要乱讲!”余红菱把眼一瞪,冲哥哥大声嚷道,“不管你同意,还是不同意,我都要去张涛的老家看看。我的婚姻我做主,你就省省心吧!”

“妹妹,你能不能冷静一下?”

“我已经很冷静了!”

妹妹把脚一跺,怒气冲冲地走进自己的卧室,“砰”的一声用力关上房门。

精彩评论:

在现代言情类的小说里还算可看,几个女主(张涛,王延)也写得有特点,但是你不要去看结局。一本明明白白的现代言情小说,最后一章被作者(好心态茜茜)强行硬掰成科幻,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这样给读者喂屎的作者。。。

免费章节:

相关内容推荐:

朕好萌

编辑朕好萌点评:

在现代言情类的小说里还算可看,几个女主(张涛,王延)也写得有特点,但是你不要去看结局。一本明明白白的现代言情小说,最后一章被作者(好心态茜茜)强行硬掰成科幻,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这样给读者喂屎的作者。。。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

最新都市小说推荐

  • 《神武战魂》神武战魂88读书网 下克上 神武战魂18禁 神武战魂

    《神武战魂》由网络作家贝六爷所著,终于迎来了余音绕梁的大结局,林谦,马爷这两位光环人物会有怎样的摩擦呢?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,这些故事都将在这章曲折绵长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,说话的是魁梧男子身边一个尖嘴猴腮的猥琐男子,那男子趾高气扬,脖子上带着名贵的象牙项链,手腕上也带着名贵的古玉,整个人的头颅差点没有翘到天上去。“野人﹖!你知不知道,若是在以前,你说出这句话之后,你已经

    作者:贝六爷婚恋 已完结

  • 《夙婴:转世灵童》夙婴疾病翻译 BI 夙婴:转世灵童MB 夙婴:转世灵童

    独家作品《夙婴:转世灵童》由湛泸泸创作的都市类型的创作,设定中的传奇人物是南茜,阿奎那,设定百看不厌,感觉不错。精彩内容试看:醒来时天已大亮,窗帘留了一条缝隙,漏进外面的光。李山泽房间的窗帘外一层是薄纱帘,内一层是厚厚的深蓝色丝绒,大白天全拉上几乎能制造夜晚的感觉。天花板上的星星灯亮着,是梵高的星月夜,和房间整体有一点违和,

    作者:湛泸泸都市 已完结

  • 《拘魂神警》青衣拘魂码 YD 拘魂神警18禁 拘魂神警

    有很多粉丝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拘魂神警》的新篇,是作者鬼孩子笔下的职场新篇,网络故事的剧情还是很有看头的,可以看一下,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。被散发出腐臭的黑色手臂抓住,黄玉可感到全身不自在,不敢回头,害怕一回头立刻就会被对方吃掉,遇见过人脸魔蛛的人都知道,一旦被它盯上的话如果不是它放弃了目标,那么那个人肯定就死定了。素天没有发现后面的黄玉

    作者:鬼孩子职场 已完结

  • 《早安,金牌新娘!》早安金牌新娘百度云 作者是龙兔兔的小说 早安,金牌新娘!801 早安,金牌新娘!

    《早安,金牌新娘!》是龙兔兔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,主线环环相扣,文笔一气呵成,比较不错。《早安,金牌新娘!》书中主线围绕 “小勋?”孙芸芸看他生气了,盛气凌人的气场又收敛了起来。霍勋没有理会她,直接上了楼。孙芸芸追了上去,嘴里喊着“小勋!你听我说……”而林薇然还是站在台阶上,被打的脸颊火辣辣的,可她没有哭。“二少奶奶,您

    作者:龙兔兔现代言情 已完结

  • 《小哥哥别跑呀》哥别跑了 18禁 小哥哥别跑呀健全 小哥哥别跑呀

    《小哥哥别跑呀》为萌三丫执笔,本网站免费提供“新书发布!”在线阅读,无广告,无弹窗,欢迎阅读。书中主线围绕:季雯回到宿舍的时候,颜霜霜已经收拾好行李了。“霜霜你也要走了吗?”季雯把书本放在床上,对颜霜霜说道。季雯的床上东西不多了,上一次回家的时候她已经带走了一些,但是对于她来说还是有点多的。好在她和另外五个

    作者:萌三丫现代言情 已完结

  • 《傅先生遇到你真好》傅先生遇到你真好txt下载 完整版 傅先生遇到你真好年下攻 傅先生遇到你真好

    经典创作《傅先生遇到你真好》由顾阿米最新力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人公是傅槿,纪然,情节精彩纷呈,值得加入书单。精彩片段试读:纪然把自己扔在大床上打了个滚。心理鄙视了自己一番,纪然,你脸红什么!他只不过是发了张照片而已,神马一对的都是迷妹们脑补的!她默默的安慰了自己一会才起身去洗漱.......在偶像家里洗澡可不像家里那么放

    作者:顾阿米现代言情 已完结

  • 《我们的花样时代》花样 BI 我们的花样时代cp 我们的花样时代

    《我们的花样时代》由网络作家江南木木所著,终于迎来了震古烁今的大结局,丁旗,童语这两位主人翁会有怎样的火花呢?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,这些内容都将在这章柳暗花明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,丁旗步入大门,没有见到以往伺候着的那些人,只看到方非凡独自一人站在那架钢琴旁边,单手在钢琴键上滑动,他弹得不好,很生疏,但依旧能辩驳出是《天空之城》。丁旗缓缓开口:“这是梦潇喜欢的。”方非凡补充道:“

    作者:江南木木现代言情 已完结

  • 《强宠撩爱:老婆要乖》帝少的夜宠妻乖 忠犬攻 强宠撩爱:老婆要乖全文章节 强宠撩爱:老婆要乖

    独家完整版小说《强宠撩爱:老婆要乖》是讨论两只老虎墨下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网络创作,主线角色苏恩,老公,书中主线围绕:当你在同一个地方呆太久后,坐飞机会发现惊奇,它不光只有一场飞行还有满满期待和憧憬。苏恩看爱妮伸了个懒腰,醒了忙叫着“老婆,我们到了。”财迷的爱妮带上财产和自己的包包手牵手和苏恩下了飞机,刚出机舱发现有

    作者:讨论两只老虎现代言情 已完结

您的位置 : 首页 > 小说库 > 《双渡》双渡酒 H 双渡强受